树叶枯了被风吹了就要落了,深秋的季节,我站在与我理想有距离的校园的秋风里,看着一对对恋人漫步在落叶上,看着头顶飞过的候鸟,在天空中一闪而过。它们如此静默,只是在振翅的瞬间落下苍白的羽翼,证明着:我曾经停留并飞翔过。不过是短暂而可笑的停驻,还未来的及欣赏一季秋光的萧索黯然,没有聆听树叶从枝干滑落的哀鸣,便又匆匆奔向远方。
    海子说: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。那个忧郁的男子,有着水仙氤氲的气息,蒙胧透明,笔尖流将出伤感的文字,是现实与梦想的落差,就像三毛,就像村上春树,就像海明威。他们思考的太多,于是遗世独立,曲高和寡,最终被困在人生的意义上,他们是伟大的,因为孤高,他们又何尝不是可悲的呢?用死亡来结束一切斑驳的上演。
    我喜欢小郭的青涩并幽默的文字,张扬或安静,悲伤却并不脆弱。他是一个坚强的挑战者。深色的金光,蓝到耀眼的星球,过往的时光。记忆里,空荡的小巷里,总有一个少年牵着一个女孩的手,往巷子口走去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   秋雨还在飘着,肆无忌惮的飘着,扼住了我的思绪!秋天来了,一个人的秋天,一个离家很远的秋天,一个比家乡温暖却又无比凉的秋天。。。也许我该微笑因为这个秋天只是我人生中的过客,过或许什么也不会留下。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微笑,或许微笑永远不是秋天的属性!冷色才是秋天的主题。。
  我告诉我自己要学会寂静,静静的走下去,等待下一个栀子花开的季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