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里中国网


宿迁市民王先生是位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在一次到宿迁市区幸福路逛街时,听说到附近一家美容店可以免费领取一份美容产品,他心动了。在进入美容店后,他的脸部被涂黑,美容师说是毒素,需要使用店内产品才能去除。小伙子害怕了,前后在店内花去了3750元,感觉被骗的小伙子当即打电话报警。昨天下午,宿迁市宿城区法院以强迫交易罪开庭审理了此案,两家美容店老板陈某及店长和美容师等五人走上了被告席,法庭未当庭作出判决。

    逛街小伙领“免费美容产品”被迫花了3750元

王先生从事装潢工作。2014年5月初,他到宿迁市区幸福路附近一家专卖店买鞋子,这时,店门口一个年轻男子递给他一张传单,说美容店正在搞活动,可以到店内免费领取一份美容产品。王先生当时心动了,就和发传单的男子来到了铂金女人街一个“雪肌妮丝”美容店里。

    把他带到店里后,那个发传单的男子走了。一个自称是美容师的女子接待了他,把他带到一个包厢内,里面有一张小床,还有一些仪器。美容师让他躺在床上,说是要给他检测肌肤,看他的肤质,然后再针对性地送他产品。

王先生躺下后,美容师用毛巾把他头部包起来,在他脖子上铺上毛巾,让他闭上眼睛,在他脸上涂抹了一些东西,说是排毒的。一番涂抹之后,美容师开始给他脸部按摩。几分钟后,美容师拿了一个镜子,让王先生照镜子看看。王先生一看镜子里的自己,满脸都是黑的,就跟用了黑色的颜料似的。

    王先生吓了一跳。美容师说,这些黑的是她用仪器帮他排出来的毒素,需要做进一部的清理,不然的话,脸上会过敏、红肿。接着,美容师开始向他推荐店内的产品,说只有这些产品能把他脸上的毒素去掉。王先生心里害怕,不得不同意购买使用店里的产,选了一个498元的套餐。然后,美容师把他脸上黑色的东西洗掉了,又在他脸上做面膜。

    这时,店长向他推荐一种2699元的激素药物,说如果回去不使用这种药物的话,脸部会出现过敏、红肿等现象。王先生心里更害怕了,只得又买了。就这样,王先生在店内先后消费了3750元。回家后,王先生并没有使用在美容院购买的药物,脸上也没有出现店长所说的过敏、红肿等现象,感觉受骗的王先生拨打了报警电话,后来,会员卡里的钱退了回来。进价100多元的产品卖3000多元。

    去年8月14日下午,宿迁市工商局联合有关部门进行专项整治,突击整治了市区几家市民举报较多涉嫌以免费美容为由、坑害消费者的美容店,其中就包括雪肌妮丝和伊人飘香两家美容店。次日,这起美容院涉嫌强迫交易案移交到宿迁市宿城警方处理,当天,陈某等五人被警方抓获。

    据两家美容院的老板陈某介绍,他2009年在常州一家饭店打工,同时在一家美容院兼职做导购员,由于每拉一个顾客美容院给50%的回扣,后来,他干脆从放点辞职,做起了全职导购员。在学会美容院的经营模式后,2010年4月,他回到宿迁,和别人合伙开了一家名叫雪肌妮丝的美容院,由于经营一段时间不盈利,他还专门带着店里的美容师到南京参加美容培训班,后来这个店就由他自己一人经营了。次年10月,陈某开了另外一家名叫伊人飘香的美容院,导购和美容师都是从别的美容院挖过来的。

    两个店开起来后,陈某店里的美容师有七八人,导购有八九个,每个店由店长进行管理,导购员可以自己选择给两个店带顾客,他一般10天左右给员工开一次会。据陈某介绍,一般的顾客都是冲着店里的免费护理或者免费美容品去的。进到店里后,美容师先给顾客做面部测试,再用买来的美容品将顾客的面部涂黑,需要用店里的液体才能洗掉,顾客自己不容易洗掉,用普通水洗脸还会很疼痛。

    陈某介绍,店里的一套保湿美容品进价100多元,网上买更便宜些,卖给顾客要3000多元。而店长和美容师都是底薪加提成,店长底薪在2000到3000元,美容师底薪在1000到元,导购拿35%的提成。

据店里的一位美容师介绍,如果顾客脸部被涂黑以后,坚持不要美容师收费洗脸,这时店长就会出面做工作,如果顾客还是不答应,店长就会再帮顾客做脸部检测,用仪器做半边脸,这样一边皱纹拉长了,后另外一半不一样了,就成了阴阳脸。这时,顾客出于害怕心理,一般都会花钱办卡,接受店里的服务。

几年时间有多人上当受骗

    警方查明,陈某在两家美容店经营期间,以免费提供美容服务为诱饵,由导购将被害人骗至店内,后美容师通过将被害人面部涂黑,谎称其面部有毒素,或将被害人涂成阴阳脸,或在脸部使用减肥膏造成过敏假象,恐吓如不使用店内产品、不接受其服务,会导致皮肤红肿、过敏等严重后果,迫使其在店内购买产品,接受服务。至案发,美容院共强迫交易16人次,交易金额共计47176元。

    检察机关认为,陈某等人采用威胁手段,强卖商品、强迫他人接受服务,扰乱市场秩序,情节严重,应当以强迫交易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